Kale简柒和苏墨的差异不够突出。苏墨的形象过于扁平。Kale的背景模糊不清。简柒动机不够强烈。
希望在这个月能补上。

___,

展信舒。
好久不见,不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上次给你写信应该是三年前,你生日那次吧。当时我在信里说了什么呢?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写了快十页的样子,折起来把信封撑得鼓鼓的。
我当时有说我喜欢你吗?应该是没有吧。那我现在补上,虽然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我喜欢你。是想能每天见到你,能握着你的手,能知道你所有事的那种喜欢。是让我在欢欣和痛苦中挣扎数年的那种喜欢。

今年是我认识你的第十三年,是我有意识喜欢你的第七年,是我在痛苦中度过的第四年。我最近时常猛地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想到有关你最多的,还是南北苑门口的车站和我以前那个通话超过半小时就热得烫手的杂牌机。想起从前你似乎就总是迁就我,陪我浪费一两...

73.Kale恨的是“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被留下来”。

74.简柒有一个亲舅舅,不过这个舅舅一直很看不起他和他妈妈。舅舅的女儿叫简小小,被萤咬掉一条胳膊的时候只有九岁。大概是受父母影响,简小小从来没叫过简柒哥哥,对他的态度傲慢又恶劣。
千秋岁在处理萤的事件的时候,简柒亲手割断了简小小的脖子,舅舅一家因此觉得是简柒害了他们的孩子,一直闹到学校去。

75.简柒班里的头头叫何冕,大大咧咧有点粗鲁的一米八壮汉,很喜欢组织班里的男生们晚上一起去路边撸串子喝酒(但简柒从来不参加这项活动),笔试的时候会给别人扔纸条(扔给简柒的都被上交了),因此十分看不行简柒。
何冕某次忍无可忍去问简柒为什么不参加集体活动是不...

31.或许是六岁那次重伤时受到刺激,简柒记不太清小白楼的事,也忘记了宁兮和Violet。他只模模糊糊的记得小白楼的大火,和他醒来后拿枪指着他的头的简芸。
简芸为了能让简柒活下来,在他身体里种植了腥红,她自己的精神却崩溃了。她在房间里大哭,尖叫,砸东西,害怕简柒也会异变,几次想杀掉简柒,被Albert拦了下来。对后来的简芸来说,他的儿子已经死了,留下来的这个简柒只是一个人工造出来的怪物。
简柒知道简芸并不爱自己,但对他来说,这个女人就是他妈妈。

32.简芸几年前就开始和Albert的关系暧昧不清,Vincent发现后,一直对他们嗤之以鼻。为了和Rhine家族脱离关系,他升入南校后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外...

1.秋岚第一次遇见君修是在家里出事的那段时间。树倒猢狲散,她当时处在一个崩溃的边缘。按照指示去南校的路上她见到一只一动不动伤了后腿脏兮兮的白猫,突然有点感慨然后捡走了。
君修晚上醒过来的时候秋岚正站在旅馆房间的窗户边偷摸摸地哭。她从小家境好,从来没缺过钱花饿过肚子(今日预算用来给君修包扎买药),也没住过这么破的小旅馆。但这些君修不知道,他心说这个小姐姐救了我我得给人家说谢谢(而且她好漂亮哦怎么可以放着哭泣的女孩子不管),于是君修解除了划骨(他觉得这样正式一点)。
秋岚一回头眼前唰的冒出来一个一米八七的大老爷们(还蛮壮),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救的不是什么小白猫而是一个划骨。

秋岚:……
秋岚给了君修一...

“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我不知道。”
双手颤抖着捂住脸,他将身体一点一点蜷缩了起来。理智在逐渐崩溃,那些模糊的情绪正在试图压垮他。
“对不起…我不知道…”

“他是我弟弟,我不心疼他谁心疼他。”

这样的砚哥。

存两个片段。

“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就让我很感兴趣。他像是很多故事里写的那种带着仙气的人一样——冷静,自持,极致的严谨,不会让人感到冒犯和不适,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疏离——他真是太有趣了。所以我很快喜欢上了他。”
“你知道吗,把一个人拉下神坛的过程是很好玩的。把他人模人样的外壳撕开,强迫里面的污秽不堪露出来,让他只依赖自己,这是比爱恨情仇,更容易让人上瘾的事。”
“但是,直到我真的把他拉下来,看到他表现在我面前的、像普通人一样的七情六欲后——我就对他失去兴趣了。”
陈涧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始终带着笑意。他的眼睛亮亮的,像是那种黑暗笼罩的深林里所特有的幽光——对迷途旅人甜腻的诱劝,对上钩的人的嘲笑,漫不经心的冷冽,...

时言能在Indigo混成组长,手段和心理都是不一般的,最擅长的就是扮猪吃老虎。眷言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打从进组就跟他保持两不干扰偶尔互利的友好关系(虽然最后还是被见死不救了)(但眷言命大[…])。
阿掠和时言是四中校友,带上尹椋三个人是正经一起逃过课拖过作业集体作弊集体掉进过人工湖的。尹椋和阿掠百合的感情很好,尹椋最早的时候比阿掠要成熟很多,最后一次测验的时候她设技逼阿掠出手然后自己放弃抵抗了,之后作为败者一方被秋组除名。阿掠那之后很受打击,进了White后一整个就变得冷冰冰的和假人一样。
时言过了很久又和阿掠联系上了。那个时候尹椋也和阿掠重新见过面(just偶遇),但被Kale看到了。决心是扳倒苏...

和时言在一起后,阿掠要比以前生动很多,不再只像一个冷漠坚硬、一动不动的假人了。时言那个时候很宠她,教她爱人,也教她爱自己——她都一一学会。她很在乎时言的感受,就连随便提起的哪部作品、哪首歌、哪款游戏,她都会去看、去听、去尝试。她收敛自己,磨去棱角,努力把自己塞进时言的生活里。她变得温柔,变得甜软,变成一只素食的兔子——变得有了致命的弱点。
于是在第二个月,时言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杀掉了。

“不好意思,我突然就不喜欢你了。”

© 长醉不醒。 | Powered by LOFTER